334昔年故人(1 / 1)

“果然是你,你竟然……好……”

阿吉精神一震,下意识就要去拔他谢家神剑,只是伸手触及,不想摸了个空,当下僵在原地。

苏青呵呵一笑。

“我却是忘了,江湖上的谢晓峰已死,倒是世上多了个没用的阿吉,你以为,你现在打的赢我么?”

却说这阿吉是何人?

非是旁人,正是那神剑山庄的三少爷,剑神谢晓峰。

这般变化,归根结底乃是厌倦了江湖纷争,这才诈死隐遁江湖,化作这没用的阿吉,只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他又能躲到哪去。

苏青一语中的,那谢晓峰手指一颤,旋即脸色一变,只似是瞬间失了精气神,又化作先前那副窝囊的模样。

一个剑客若是手抖,那本就是致命的,苏青看的摇头轻叹:“看来你现在不是没了剑,而是已拿不起剑,不过,你既有战我之意,说明就有重拾剑器之心,我等你!”

阿吉眼神变了变。

“我不会再去找你!”

苏青不以为然的道:“这个你可说不准,这天底下的事,也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要是事事都能如人心意,哪还会有那么多的厮杀。而且,这个江湖,可不是一个女人说了算的,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倒是可以留她一条全尸,慕容秋荻,以那女人的心思,我觉得她应该已经快猜到我的身份了,八成正想着如何对付我呢!”

“你……”

谢晓峰一拧眉,正待再说,只是面前人影一晃,已是轻笑着飘然而去。

“休走!”

眼见如此,谢晓峰大喝一声,他手中无剑,但手上有剑,以指作剑,锋芒之盛简直不可思议,一抬一掀,立见面前晨雾呼呼卷动,似是被两只看不见的大手分向两旁,直破长街雾浪十余丈,血肉之指竟是如有璀璨剑光迸发,骇人心神,动人魂魄。

到底是谢晓峰啊。

苏青双眼一眯,似有惊喜。

“好,数十年不见,不想你竟精进至此,只此一剑,已有返璞归真之妙!”

他身形未动,手未动,脚也未动,但他整个人却像是晨风里的一片轻羽,飘然而退,宛似飞仙。

谢晓峰当年弱冠之时便已有天下无敌的实力,力战魔教教主,如今这数十载,又岂是等闲。剑客,特别是一个嗜剑如命的剑客,拿剑容易,放下可是不易,想要放下再拿起,更是千难万难,比登天还难,只似那手中有剑,手中无剑,乃至心中无剑,这是一种境界。

连那燕十三也是如此,等他们再拿起剑的时候,只怕剑道心境已回翻天覆地,跻身神魔。

一剑递出,谢晓峰脚下再赶,剑指一起虚空似风雷跌宕,雾气呼呼激响,声势好不骇人。

“不过,还差点!”

苏青双足忽沉,双手一扬,面前雾气骤然如梦幻泡影般环于周身。

“噗噗噗噗噗——”

但见谢晓峰所催剑气已是尽数落下,奈何击在那雾气之上却是激起层层涟漪,旋即消散无形,难以寸进。

谢晓峰眼神凝重,飞身挤进,只是雾气一散,雾后却已不见人影,只有笑声落下:“下回再喝酒吧,你这一身的尿骚味可着实不太好闻,下次要是再这般来见我,我就直接把你丢河里去!”

听完,谢晓峰看了看自己的剑指,愁眉紧锁,嘴里只喃喃道:“苏青!”

旋即转身离开。

只是等他走后没多久,雾气里忽似挤出一股青烟,落地摇身一转,正是苏青,原来他并没走。

“啧啧啧,好厉害的剑气,想不到这么多年,谢晓峰竟然能到这般地步,看来,专注于剑道一途的人果然有些特别啊,不像我,会的五花八门的,如此一来,我倒是更想看看他重新握剑后会达何等境界!”

“你觉得呢?”

他若有所思的望着谢晓峰离开的方向,然后古怪莫名的说了句话,准确的说应该是问了句话。

话落没多久。

冷清空荡的街面上,突然响起一阵古怪的声音,很诡异,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似是金石摩擦,如土木碰撞,咔咔作响,倒像是机关在动。

然后,一个屋子里忽然走出来了一个人,一个穿着青色素裙的妇人,她站在不远处望来,眼神复杂,嘴上说道:“自然,他那剑神威名,又岂是等闲!”

而那咔咔的声音,则是从她身旁另一个人的身上冒出来的,苏青只看了眼,一张脸上便没了笑意。

妇人身旁的那人,身形瘦高,面目清晰,是个年过三旬的男子,只是,让人吃惊的是,这个人的身子,有大部分是用机关取代了血肉之躯,双眼灰黯,已非活人,只一动作,浑身上下,便冒出来阵阵机关声响。

这竟然是被机关术改造过的死人。

遂见那妇人缓缓施了一礼,百感交集的怅然道:“冶儿携主人,拜见先生,多年不见,不想先生风采依旧,只是我们都已老了!”

苏青深吸了一口气。

眼前这二人,竟然是当年的孔雀和冶儿。

他目光落在孔雀的身上。

冶儿黯然道:“主人早已病亡多年,临死之前,以机关术替代浑身筋络,虽死,却与常人无异,可以气机牵引!”

苏青默然片刻,又望着妇人额前变白的青丝,忽摘下面具,展颜笑道:“不老,怎会老,你还是和当年一样漂亮!”

他笑的像是个玩世不恭的浪荡子。

瞧着面前的这张不曾变化的脸,冶儿虽惊,却也不惧,只是奇道:“先生神功绝世,莫非已得长生不老的造化?”

苏青并未作答,而是轻声道:“把手给我!”

只在冶儿的疑惑中,苏青已是握住了她的手,一股生机勃发的内力瞬间涌入了她的体内,只见冶儿头顶的白发,不过短短几个呼息,竟然是转复青黑,宛若年轻了二三十岁。

再瞧去,面前老妇已是化作个亭亭玉立的女子。

冶儿望着肩头披散的青丝,眼中不知为何忽然泪目,她问道:“先生是要再行青龙掠世之举么?”

苏青怅然一叹。

“可以么?”

冶儿却是“扑通”跪下。

长街四面八方,更是涌出一条条身影,眼神狂热。

“吾等,早已等候多时了,还请大龙首再现江湖。”

苏青眼神晦暗,大袖一拂。

“好,那本座,便再荡天下。”

最新小说: 第一兵王 玉石生长 求你了,我真的不想毁灭宇宙 幸运直播:全球探险 永恒神殿 离婚后,我成了亿万富翁 都市之绝世兵王 重生之书山有路 武侠世界的野蛮人 遮天之文道至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