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预约咨询
  •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乳山路506弄28号102
  • 电话:400-021-5199 021-58311891 预约及客服微信: leafush
  • 周一至周日 9:00-18:00
  • 点击马上预约
  •     导语:以前有一个不爱自己的爸爸,那么,好的,我一定要找到一个和爸爸类似的男人,让他爱上我;以前有一个爱自己的妈妈,那么好的,我一定要找一个和妈妈类似的女人,她会好好爱我……

     

    每个人至少要经历两次“诞生”

        每个人至少要经历两次“诞生”:第一次是从妈妈的子宫里出生,子宫是婴儿完美的居所,离开这个居所,是一个痛苦的分离过程,但这个痛苦却换来了一个新生命。第二次是恋爱,我们一生中会与许许多多人建立许许多多种关系,但恋爱是我们生命中能自主建立的最亲密的关系。

     

        只论亲密度,亲子关系一点不比恋爱关系逊色。但是亲子关系是“天赐”的,好父母也好,坏父母也罢,我们没得选择,只能接受,而恋爱关系却是我们自己选择的。正是因为可以选择,我们自己的人生才有了意义。

     

    我们无意识中都将恋爱当作了治疗

        恋爱是一种特殊的选择,我们无意识中都将恋爱当作了治疗,目的是修正我们童年的错误,其表现就是,恋人多数时候都是我们选中的理想父母。现实父母或多或少让我们不满意,我们心中都藏着一个理想父母的模型,它是我们选择恋人的基石。

     

        如果治疗获得成功,不仅童年的错误得以修复,我们还会真正成为一个有独立人格的人,这是人格成长的最重要的一步,也是与家分离的最后一步。然而,不幸的是,很多恋爱治疗没有获得成功,反而留下了更深的疤痕。之所以如此,主要原因是我们没有处理好爱与分离这一对矛盾。

     

    恋爱是让我们明白彼此是独立的人

        恋爱,其主要意义不是让我们找到一个能黏一辈子的伴侣,而是让我们既真正明白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人,伴侣是另外一个和自己一样独立一样重要的人。并且,我们还深深地懂得,这两个相互独立的人,又能无比亲密地相处。

     

        恋爱是亲子关系的复制,如果童年幸福,我们更可能复制幸福,如果童年痛苦,我们更可能复制痛苦。当然,恋爱不是对亲子关系的简单复制。实际上,我们不会简单地按照现实父母的原型去寻找恋人,我们其实是按照理想父母的原型去寻找恋人。

     

        理想父母都有一个特点:能给予我们无条件的爱。我们自己需要这种无条件的爱,我们也知道恋人需要这种无条件的爱。所以,在恋爱前期,我们会积极地给予对方无条件的爱,或者用直白的方法,或者用狡猾的方法,总之都会让对方感觉到,“不论你做什么,我都会一如既往地爱你,我的爱是没有条件的。”

     

        可我们一旦获得了对方足够的无条件的爱之后,我们会变成孩子,恋人也会变成孩子,我们一起退行到童年。这时,我们互为对方的理想父母,又互为对方的孩子。这是恋爱的关键期,这个阶段决定了我们是重复童年的错误,还是修正童年的错误恋爱不只是两人现在的舞蹈,也是两个家庭过去的舞蹈。

     

    婚姻为何成为爱情的坟墓?

        婚姻之所以容易成为爱情的坟墓,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婚姻只是我们过去家庭模式的复制。
        恋爱过程没有完成前,我们彼此将对方当作自己理想中的父母,我们也彼此努力去扮演对方理想父母的形象。

     

        但结婚仪式完成后,理想父母回归到了现实,我们不再扮演彼此理想父母的形象,不愿意再给予无条件的积极关注。

     

        我们总是在循环,但只要你去努力,你就有机会打破这个循环。恋爱的蜜月期,恋人会彼此扮演对方的“理想父母”,因为我们潜意识中都会知道对方需要什么。等蜜月期过后,两个人的距离近到不能再近时,我们就会将恋人当作“现实父母”,以前对“现实父母”的那些不满,现在会嫁祸到恋人的头上。而且,在嫁祸时,我们就是一个蛮不讲理的孩子。恋人越爱我们,我们越不讲道理。

     

    每一次恋爱都可以成为一个好的治疗机会

        少数时候,一场恋爱会自动拯救一个人,这是爱情为什么被奉为伟大的深层原因。但是,如果特别想得救,我们就必须自己去努力。

     

        我们生命之所以有价值,就在于我们能作选择。而恋爱,是我们可以选择的机会。如果我们不把自己全交给潜意识去指挥,我们努力去救自己救恋人,那么我们每一次恋爱都可以成为一个好的治疗机会。要想达到这一点,除了要学习无条件的爱,也要学习分离。恋爱是与家庭分离的最后一步。并且,因为是对亲子关系的深刻复制,所以,恋爱关系也尤其难以“分离”,恋人分手带来的痛不亚于童年时父母与我们的分离。

     

        分手一开始注定是痛苦的,因为我们有很多分离的痛苦记忆。小时候,妈妈或爸爸经常会狠心离开我们,部分是合理的,如工作、学习,部分是不合理的,如父母离婚,或他们根本就不爱我们等等。不管合理还是不合理,我们都受伤,因为婴儿期我们一开始不会懂得合理不合理。恋爱的分离一样具备杀伤力。

     

        虽然我们现在懂得了合理与不合理,但是,因为恋爱首先是对亲子关系的复制,我们的情感上和童年一样不想理会合理与不合理,我们只看到了一点:“他不要我了,像爸爸一样”、“她不要我了,像妈妈一样”。关系是不可预测的,童年,我们渴望稳定,渴望父母时时刻刻都守在自己身边。现在,我们一样渴望稳定,渴望恋人无时无刻地守在自己身边。

     

        但是,如果爸爸妈妈不与我们分离,那么,我们就不能成长。如果恋人不与我们分离,我们也一样不能继续成长。两人总是黏在一起,这并不是生命的自然状态和健康状态。建立一个好的关系是非常不容易,因为另一个人你永远无法真正左右――如果你当真接近这个目标了,那么这种关系必然会充斥着恶。

     

        既然亲密关系如此难建立,一些人,尤其是男性,干脆就放弃亲密关系,只沉浸在某个特殊领域里,并最终成为这个领域的泰斗,譬如牛顿、康德和梵高等人。康德仿佛很享受他的孤独,但对梵高来说,孤独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他一生都渴望拥有一个亲密的异性关系,只是一直都没有学会怎样去建立。建立关系很难,因为另一个人不可控制;发展理论很容易,因为这完全是你一个人的事情。

     

        你知道,只要付出了,就会有结果。你对未来可以预测,但关系却是不可预测的。生命是一个过程,恋爱也尤其是一个过程,如果只将恋爱视为一个结果,我就是要占有我的爱人,那么一定会遭遇挫伤。

     

    恋爱也是一种尝试

        更重要的是,恋爱不仅是一种治疗,也是一种尝试。

     

        我们在尝试寻找符合自己理想父母形象的对象,我们也在尝试是否与恋人真的合适。那些不分青红皂白地非要黏在一起,只会增加我们生命的痛苦,只会让我们不断重复童年的错误。对于很多人来说,过去的生命中充满错误,而恋爱是一个修正的机会。

     

        以前有一个不爱自己的爸爸,那么,好的,我一定要找到一个和爸爸类似的男人,让他爱上我;以前有一个爱自己的妈妈,那么好的,我一定要找一个和妈妈类似的女人,她会好好爱我……

     

    埋藏的梦:修正童年的不幸

        我们心里都埋藏着一个梦想:重复童年的幸福,修正童年的不幸。但问题是,无论我们选中的是怎样一个“理想的父母”,那只是我们的投射。或许,对方真的非常符合自己理想中的父母形象。但是,对方有过完全不同的生活经历,他也有一套属于他自己的理想父母形象,而你却未必符合。即便我们一开始以为彼此符合,我们也必定会发现,对方不是我们想象中的人,而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人。这是生命中最大的教训之一。
     
        这些事实告诉我们:你再亲密的人也是另外一个人,是和我们一样重要,一样独立的人。如果我们学到这一点,我们就会真正明白,整个世界都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独立的人组成的,每个人都同等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