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预约咨询
  •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77号财富海景花园3号楼303室
  • 电话:400-021-5199 021-58311891 预约及客服微信: leafush
  • 周一至周日 9:00-18:00
  • 点击马上预约
  •          每一个自闭或精神分裂的孩子,都一定受过某种程度的惊吓和伤害,并且在那一刻,父母缺乏足够的意识和觉知,没有给到孩子足够的支持。

            一直以来,我跟母亲的联接是相当薄弱的,我对母亲的印像只停留在为数不多的几个场景中,但那只是片断式的记忆,对我而言并没有一个整体的感受和感觉。想到“母亲”,没有爱,没有恨,也没有其他的情感波动,似乎那只是一个概念而己。我很奇怪,每一个小孩都会对母亲有依恋之情的,为什么我却是一个另类?好像母亲有或没有对我并没有太大的差别,我也一直以为可能我就是一个不需要对“母亲”有太多感觉的人。

           昨晚的冥想,却让我内心隐压的对母亲的情感开始浮现出来,那是一种无助,害怕而恐惧的怨恨。

           某一年的秋天,大概是那种过了初秋之后又还没到中秋的时节。那时候我还很小,也没有上学。家里只有母亲和我两个人,白天母亲下地干活儿,我则是到处瞎玩。傍晚,我回到家,母亲还没有回来,大门锁着。我有些冷,想去旁边的厨房,因为厨房灶台后面有草堆,我可以在草堆里待着等母亲回来。但是厨房门竟然也是锁着的。我开始想母亲可能会在哪块地里干活,便朝那块地的方向望去。但是四眼望去,只有己经暗黑下来的天,所有的地里都没有了人影。秋天,麦子和油菜种下去之后地里基本就没有什么活儿要干,偶有下地的人也早都己经收工回了家。

           我开始害怕,我不知道母亲去了哪里。我光着脚,踩在凉凉的石板门槛上,靠着水泥的门套僵硬地站着。

           眼瞅着四周的天色己经彻底黑了,远远地几处零星的煤油灯火映出来的昏黄微弱而摇曳着的灯光,还有各种远远近近的树木的绰影,对一个只有几岁的孩子来说,更加渲染出了可怕而窒息的气氛。我本能地蜷缩起了身体,闭上眼睛,拼命将自己从周围那可怕的黑暗中往内挤压,同时,我内心里开始出现不同的声音,并开始互相对话又互相怀疑。我想那时的我大概是试图以这种方式在内心里制造一个可以逃避可怕黑暗的地方。(我想起周伯通发明的双手互相博弈,这是不是也是基于一种自我分裂才能做到?) 

           不知过了多久,堂嫂摸着黑从我家山墙边经过,听到了我悉悉嗦嗦的自语声,隔着小沟渠跟我说了几句我现在早己经忘记的话,然后走了。又过了好大一会儿,我隐约听到堂嫂在自己家里大声说话(天黑以后的农村很安静,声音极具穿透力,能传得很远,加上当时的我又极其紧张而敏感),是跟我母亲说的:妈儿呀(土话,是婶婶的意思)你在我家里啊?你家XX在门口等你呢,进不去家门!语气里似有催促又似有责备之声,但我没有听见我母亲的回音。此时的我在心里己经由无助,害张,紧张而开始转而产生了很多对母亲的愤怒和怨恨了。又过了很久很久,渐渐地似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跨过前面的沟渠,沿着门口新栽下的油菜地走到了我身边,摸出钥匙打开了门。我转身跟了进来,先进里屋给自己找了个鞋穿上,然后爬上床,将脚搁在床沿拉过被子给自己盖上。

           母亲也没有说话,在堂屋里点上煤油灯,随即又拿着灯出门去了厨房,瞬间我又再次被留在了满满登登的黑暗中……

           那整个过程,以现在的理解去推算的话,大概5点多到8点之间两三个小时左右,但是这两三个小时里所感受到的一切以及对我的影响却直到现在才开始化解,并且才真正开始对母亲产生一些情绪上的连接。而我知道,每一份怨恨化解之后,怨恨背后那份真正的爱的连接才会完全呈现。

           当我重新经验到那个场景,那种感受之后,我突然感觉我的呼吸一下子顺畅了很多,原来心口的某处压力点一下子释放了。我小的时候,常常因为胸闷,而需要时不时地大口吸气然后呼气,于是大人们就很奇怪:这么小的小孩子,能有什么心事,怎么老叹长气?其实那不是叹气,是受惊后的恐惧和压力。

           也许,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开始将自己压缩,在内在的自己和外部真实的世界间有了一个真空圈,有了一层隔离。像是给自己罩了一个玻璃罩,在那个罩子里,看着世界,感知世界,似乎存在于世界之间,但是又独自游离于世界之外。

           在那一刻,我忽然似乎能理解并感受所有患有自闭症的孩子,以及精神分裂的孩子,在他们往内部世界逃离或者将自己分裂时,一定跟外界互相发生了极具冲击力的互动,并且在那一刻,没有得到温暖而有力的可信任的力量的支持,导致他们对现实世界的抽离和怀疑。

    丽夫心灵 专业服务每一颗心

    我们的服务:

    高级私人定制身心灵健康管理

    私人定制一对一心理咨询个案服务

    私人定制一对一身体疗愈服务

    团体心灵成长课程

    企业灵魂团队培训

    心灵瑜伽疗愈课程